您当前的位置: 网站首页 新先资讯 > 浏览
男子"吸毒袭警"遭击毙 家属:不知吸毒结论怎么来
发布时间:2017-01-09 21:49:41    点击率:395 次    共有0 条评论
1月5日晚7点35分左右,在内蒙古乌兰浩特市五一南路与团结西街交叉口,28岁的男子李长福被警方开枪击中后送医,后经抢救无效死亡。警方在次日凌晨即通报称,该男子吸毒醉酒袭警致一名民警受伤。

监控视频显示,李长福在中枪后仍遭警察及一名黑衣男子殴打,并被该黑衣男子飞起一脚踹倒在地。该黑衣男子与此前和李长福在饭店因身体触碰而发生口角的“穿貂”男子极为相似。李长福家属要求官方对此解释,但始终未获答复。

乌兰浩特市检察院回复京华时报前街一号记者称,他们正在前期了解情况,尚未正式介入调查。
    曾与“穿貂”男子发生口角

案发当晚与李长福一同走出饭店门的李长宝被警方带走,24小时后获释。他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。但他此前向其家属讲述了现场的情况。

李长宝是李长福的堂兄。事发前,他和李长福在复兴西街与人民南路交叉口的一家饭店吃饭。

该饭店值班经理对他俩有印象。该经理称,当晚7点多,饭店内有很多人吃饭,也有很多人在排号,大堂站满了客人,当晚与李长福一起吃饭的先后共有6人,共消费407元,“后来还剩一个胖子(李长宝)和一个瘦子(李长福),瘦子喝了很多酒,结账时还在跟我讲价”。她称,因客人太多,大堂也比较吵,她记得李长福站起来和别人吵嚷,随即被旁边的胖子按下来了,但自己不记得这发生在买单之前还是之后,“在我们店里肯定没打架,我们饭店也没报警”。

李长宝称,当晚他们吃完饭后,李长福去买单,之后两人往外走,“过来一个穿貂的人,碰了一下他,他俩互相瞅了一眼,小鹏(李长福小名)说你穿貂牛B啥,我就一边把小鹏往外推,一边跟穿貂的人说对不起”。

李长宝称,他把小鹏推到门口后,“穿貂的人还瞅他,我还在说对不起对不起,之后我们就出来了。小鹏还要往屋里进,我就拽着他往外走”。

李长宝称,他把李长福拉出酒店后继续推着他走,“他还要往回走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他给整了(在肚子上划了一下),我说你怎么还把我给攮了。他说大哥我给你报医药费,我说咱俩你给我报啥医药费。我看见他随即把小刀装回去了”。家属介绍,李长福身上带着的是一把折叠式的修脚工具刀,“顶多就10厘米长”。

监控视频显示,1月5日19点19分40多秒,一名身穿黑色外套、里面穿着白色衣服的男子,跟着两名女子走进该饭店。19点24分12秒,李长福与李长宝一前一后走出饭店门,并离开监控视线,随后进入饭店的几名客人不时回头向两人走的方向张望。19点25分22秒,此前那名穿黑色外套男子打着电话走出饭店; 19点25分52秒时又返回到饭店门前;  26分05秒,一名此前与该男子一同进入饭店的女子走出来,找到该男子。19点27分时,该男子朝李长福离开监控视线的方向外走去,该女子站到饭店门口。

中枪后又遭黑衣男子飞踹倒地
    李长宝拽着李长福往东走,100多米后在复兴西街与五一南路交叉口左拐。交叉口处有一个包商银行。

“走到包商银行对面时,也不知道谁报的案,警车就来了,不要我俩走,要我俩站住。警察来了就把我抓警车上了,我站住了,小鹏就跑了。我听见有人说我跟他是一伙的,他们就把我推警车上了,把我带到了公安局,之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”。

李长福被打的现场,就在拐弯处往北100多米外的五一南路与团结西街交叉口的人行道上。

一段现场监控视频显示,1月5日19点35分34秒,此处人行横道上停着一辆写有“公安交巡”字样的警车,李长福弯着腰用手捂着右腹部,从车的东侧往北侧着身子挪步,看起来有些站不稳,7秒的时间内挪了3步。

同时,一名身穿警服的人员出现在视频中警车旁。一名与“穿貂”男子衣着体态极为相似的黑衣男子也出现在警车旁,他突然飞起一脚踹中李长福左腰部,李长福随即摔倒在地。

这时又冲过来两名着警服人员,其中一人右手拿着一个黑色物体指着倒在地上的李长福。

之后又过来三名着警服人员,其中一人持手中反光棍状物击中倒在地上的李长福,之后被其他着警服人员拉开,并被另一名着警服者拉着跑向北边乌兰浩特市人民医院方向,疑似已受伤。

李长福被黑衣男子踹倒在地后躺在地上22秒未动,但站在他身边的那名黑衣男子又上前按住李长福,旁边两名着警服者继续持手中棍状物殴打李长福。其中一人用右脚踩住李长福头部,随后视频结束。另有一段视频显示,之后不久更多警察赶到现场。

1月8日下午,京华时报前街一号记者来到现场时,看到此处人行横道上仍有两摊已经结冰的血迹。在周边居民中流传的说法是,该视频中的李长福腹部已经中枪。周边多名商户表示,他们并未听见枪声,不知道警察开了几枪。

抢救近14小时后宣告死亡

李长福的父亲李井友在1月6日凌晨0点半左右,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,“他问李长福是我儿子吗,我说是,他说你儿子出事了你知道吗?我说不知道。他告诉我儿子在市人民医院后就挂掉了。当时我们都蒙了,赶紧给我儿媳妇打电话”。

李长福的妻子成立芳介绍,她接到公公电话后,立即让弟弟开车带着她,接上公婆赶往乌兰浩特市人民医院。

到医院之后,一楼的警察让他们到4楼的重症监护室。成立芳称,他们四人赶到4楼后,看到现场有约20名警察。他们被告知李长福正在重症监护室内抢救,禁止家属入内查看。“虽然我们就去了4个人,但还是只让留一两个家属,没人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”。

成立芳称,直到1月6日凌晨2点左右,亲友把前述视频监控内容发到她手机上,她才知道丈夫被警察开枪击中了。

随后她和弟弟赶往市公安局,想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警察让她姐弟俩分开了。弟弟开着自己的车走,警察开了警车把成立芳拉到她和李长福在乌兰浩特市租住的房子处,“进家就开始搜,也没有出示搜查的手续,不知道他们在搜什么”。

之后成立芳又回到医院,“让我签了好几次病危通知书,其间没有警察的负责人出面解释,“我一问他们,他们就说领导一会儿来,但一直没有人跟我们说话”。

1月6日上午,医生告知焦急等待的成立芳等家属:李长福因抢救无效已死亡。在成立芳等家属的要求下,医院出具了一份情况说明,现场的医院副院长及市公安局副政委在该说明上签名。

该说明显示,李长福因腹部枪伤后半小时,伴呕血、意识不清,于1月5日19点45分到该院急诊,此时体温降到35.5℃,神志不清,全身皮肤黏膜苍白,周身大汗,四肢厥冷,腹部饱满,右侧腹股沟区见瘢痕,左上腹及右侧后腰部见圆形伤口,创口出血不止,创缘发黑,全腹肌紧张,“入院初步诊断为腹部枪伤(贯通伤),胃肠破裂,失血性休克,腹盆腔积液,急性腹膜炎”。

该说明还称,1月5日21点03分,李长福在手术室出现心脏骤停,行心肺复苏术后恢复窦性心律,后行手术治疗。术后于1月6日0点30分,由手术室转入ICU治疗。经积极抢救治疗,于1月6日9点30分抢救无效死亡。死亡诊断为多器官功能衰竭,低血容量性休克,代谢性酸中毒,腹部枪伤(贯通伤),胃窦部孤傲同上,十二指肠水平不贯通伤,横结肠系膜破裂,下腔静脉贯通伤,腹膜后血肿,腰大肌、腰背部贯通伤,急性腹膜炎等。

之后,李长福的遗体被拉到殡仪馆,但家属至今未获准见遗体。

家属否认其吸毒

早在1月6日凌晨0点43分,乌兰浩特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就发布了通报 《红城警察果断处置持刀袭警案件》,称2017年1月5日,乌兰浩特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警:有人持刀行凶。交巡1号巡逻车接到110指令后立即赶赴现场。处警过程中嫌疑人持刀捅伤一名民警,现场民警立即鸣枪示警,嫌疑人不但没有停止行凶,反而继续用匕首刺向民警。交巡民警果断开枪将嫌疑人制服并立即送往医院救治。经初步调查,嫌疑人尿检呈阳性(吸毒)且醉酒。

但成立芳否认其丈夫吸毒,“给女儿看病的钱都没有,哪儿来的钱去吸毒?我们不知道公安局说他吸毒的结论是怎么来的”。

“为什么开枪打我丈夫?他中了几枪?在他已经中枪没有反抗能力的情况下,为什么警察仍然殴打他?那个‘穿貂’的男的到底是谁?为什么能当着警察的面打我丈夫?到现在没有人正面回答我的疑问”。成立芳对京华时报前街一号记者说。

李长福和成立芳于2012年结婚,育有一女,今年4岁,在乌兰浩特市上幼儿园。其老家在兴安盟科尔沁右翼前旗额尔格图镇兴牧嘎查太平屯,现租住在乌兰浩特市新啤酒厂附近的东鑫园小区。

成立芳没有工作,李长福此前是铲车司机,给别人开铲车,后从亲友处借钱买了一辆二手铲车,自己开,“车经常坏,挣的钱还不够修车钱”。

女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,“因为给孩子看病,家里一直攒不下钱,到现在还欠近20万元外债,所以一直没做二次手术”。为筹钱给女儿看病,案发前几天,李长福把铲车卖了。

李长福是李井友和张凤杰的独子。因家庭经济状况不好,为了筹钱让儿子结婚,两位老人将自家所有口粮田租给他人10年。两位老人身体都不好,做不了重活,李长福成了家里的唯一顶梁柱。

1月5日中午,女儿又一次发烧,因觉得在乌兰浩特市看病贵,成立芳带着女儿回了太平屯的农村诊所给女儿输液。当天下午和丈夫通电话时,成立芳得知李长福姑姑家表弟带着对象到他们出租房串亲戚去,“第一次来,所以李长福和他们一起出去吃饭了”。

然而,成立芳再也等不到丈夫回来。

因对警方称李长福吸毒一事不认可,家属始终拒绝当地参与尸检。1月8日下午,家属接到市公安局刑警队通知,称如果家属在1月10日中午前仍未自行找到尸检机构,他们将直接给李长福做尸检。

李长福死亡后,乌兰浩特市检察院工作人员曾联系成立芳,称他们领导非常重视此事,该院已介入调查。

1月9日上午,京华时报前街一号记者联系乌兰浩特市检察院。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并未正式介入调查,目前处于前期了解情况阶段。对于出现在视频中的黑衣男子身份等问题,该工作人员称,事实情况如何,需要调查核实后才能有结果。

乌兰浩特市公安局政治部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,除此前在官方微信发布的消息外,目前尚无进一步通报。

来源: 京华时报 人民政协网 消费网编辑整理

免责声明:本站发布的信息和评论纯属网民个人行为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,请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,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处理!